阳光总在风雨后
时间:2017-07-04 11:51:16


曾经,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,我无法面对公婆的殷切目光,他们善良淳朴,但却要因为我忍受邻里亲朋的拷问。在中国很大一部分地区,邻里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,无所事事的一部分人喜欢以议论他人长短找乐趣。而我的公婆就经常被那部分人问到,什么时候抱孙子啊?怎么你们家还没怀啊,去看看吧,隔壁老王家儿媳妇不就是在XX医院看的吗?这不人家也生了!

我很感激公婆在忍受了如此大的舆论压力的情况下,从来没有埋怨过我。站在他们的角度看,他们只有自己儿子一个小孩,结婚十几年来连个顺子或是孙女都没有,放谁身上谁不着急。他们越是不说什么,我的内心就越不是滋味。我跟老公说“再给我一年时间,如果还生不出孩子,咱俩就离婚,你不要表态,因为我已经决定了”。

我不是没有努力过,从2006年我就开始了跑医院的历史。我们当地市人民医院,市中心医院,省级知名医院都跑遍了,除了一沓厚厚的身体检查单标记着我为求子付出的艰辛每一步,我还是一无所获,几乎所有的医生都说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

无路可走的我在2012年开始了试管婴儿治疗,为了做试管方便,我干脆离职长期驻扎在北京。然而,在国内最知名的医院花了三年时间,五促六移,胚胎从未着床,最后,连医生都劝我放弃。我哀求医生为我指条明路,医生说,“你的年纪比较大,AMH又这么低,自体受孕成功怀孕的几率真的很低,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,消耗大量金钱做无谓的尝试了”。

说实话,医生的话对我而言是个深深的打击,为此我消沉了很久,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放弃,我真的真的很想要一个自己的宝宝。连朋友都看不下去了,朋友告诉我,你为什么一定在国内呢,明明美国技术更高端更先进。我们交流了整整一天,我下定决心要去美国试一试。

2015年国庆期间,在网上咨询了大量的海外试管婴儿机构后,我决定选择FSAC。打动我的是,他们医院在北京有直属办事处,我不需要通过中介去了解他们,我可以直接和他们交流,尤其是他们出生了那么多的第三方助孕宝宝,深深打动了我。我相信,他们一定可以帮到我。

对于美国之行,我满心期待,我找了一家口碑很好的旅行社,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搞定了美签,同时按照医生制定的周期表口服药品,激素值检查达标,于是定好机票,出发。在国内我通过民宿网站找到了合适的房子,FSAC得工作人员特别细心,在出发之前就把周边餐馆和超市商场等生活设施告诉了我,因此我到美国后,很快适应了当地生活,闲暇之余我都很喜欢去仓储超市cosco逛一圈。

一切都还顺利,2015年11月底,周期开始,取卵后的宫腔镜检查,医生告诉我有子宫腺肌症,但是情况不是特别严重,可以通过治疗的方式,尝试自己怀。我一听,可以自己怀,更是信心大增,要知道,我是多么的想体验大肚婆的感觉。第一个促排周期后养囊成绩是2个,基于我自身的年龄和条件,对于这个结果我特别惊喜。为了保险起见,我决定休息一个月再促一次,多攒点囊胚。

在2016年的春节,举家欢庆的节日里,我跟老公开始了我们的第二次美国行。这一次,虽然只养囊1个,能有囊胚,就已经让我很高兴了。同时,医生为我做了宫腔镜手术处理腺肌症的情况。出了方案,先闭经半年再过来移植。回国后,我们得到了囊胚PGS检测结果,3个囊胚里2个男宝通过了PGS检测。对于45岁,在国内被“判了死刑”的我,这个结果让我惊喜万分!

经历了半年的休养,DrB为我制定了移植周期方案,期间4次前往医院确认身体对药物方面的反应。每一次来诊所,他都极其细致地检查我的子宫情况,最终内膜厚度和身体激素水平达标,确保内膜调理到最佳状态。移植前,我紧张极了,浑身冒冷汗。对于这来之不易的珍贵胚胎,我害怕它不能着床。毕竟,胚胎从未在我的子宫着床过。我害怕失去这来之不易的希望……这时,DrB突然握住我的手说,你可以的,相信自己!7月26日,医生为我移植了1枚男宝囊胚。我永远无法忘记,那时他的眼神和那双大手的温度。

植入后的前三天日子真的很难熬,除了上厕所轻缓的起来解决,其他时间我都在床上耗着,连吃饭都是老公做好端来喂我。我只巴望着这胎可以顺利成功,一直等到8月2号那天,我终于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,把从国内带来的早孕试纸撕开,所谓“玩尿”姐妹们都懂的哈!幸孕就这样奇迹般的发生了,早孕试纸测到了浅浅的一条杠,这可是我从未见过的,我一度怀疑自己操作有误,但是试了好几根,都是一样的。老公也很兴奋,拿着试纸反复跑到阳光下看,熬到8月8日,验血,显示我确实怀孕了!

从2004年到2016年,我12年的奋战史终于成功了,为了呵护好腹中的儿子,我决定在美好好安胎,等三个月稳定后再回国。8月22日,我去诊所做了B超,医生微笑着告诉我,已有胎心搏动,想着腹中还有另外一个小人儿的心跳,我的内心就激动。原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怀孕,没成想,在多年的坚守后,我还能怀自己的孩子。并且,我的医生告诉我,怀孕和生产对于腺肌症是有好处的,我还要感谢我的儿子,为我驱走病痛的折磨。

我和先生都无比感谢我的美国试管婴儿医生Dr Richard

Buyalos,是他带给了我们新生命的希望!国内看了这么多年,这么多医生都没有看出我有子宫腺肌症。原本以为要借助第三方助孕妈妈的帮助,同样是我的医生给了我莫大的信心,这不仅是金钱上为我最大限度的做了节省,更重要的是通过自己怀孕给了我莫大的信心,还治疗了我的腺肌症。

12年的坚守,换一个新生命的开始,我相信自己的人生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。阳光总在风雨后,请相信一定会有彩虹!

FSAC,用生命报答爱


  • 上一篇:一家一流的美国试管婴儿机构应该具备哪些条件
  • 下一篇:活动-北京6月25日FSAC公益答疑会圆满落幕